原创 角落里的小说家:扭曲的爱

*可能会有ooc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出来的鬼东西


*不喜欢的话说一下那里不好,我会改的


———————————————————————



有时候城市的巷子会发生不好的事

但是你很喜欢带在这种地方作为小说家,你也经常来这里找一些好故事而且以防万一你带着小刀防身


而你像以前一样走在这狭隘巷子里,走着走着你走到了一个你没有来过的地方

而在这里你看到了一趟血迹,你看到旁边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有很多血迹和水的痕迹,上面写着


“我爱你

我不会伤害你因为这样你会觉得不舒服

我不敢靠近你因为我拍你会把我推的远远的

我明明小心翼翼的对待你,我把你当做我的一切


但 是 你 没 有


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可以给你买漂亮的包,

给你舒服的房间,

我会把你当做宝石一样

为什么要反抗

所以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


即 使 我 要 伤 害 你


所以别生气了

不要不跟我说话,好吗

给我个拥抱,好吗


为什么你变得冷冰冰的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会陪你的


* * * * * * * * * * ”


最后一句话被血迹遮住了

你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拍好照片了准备离开

你听到脚步声慢慢往这里靠近

你往背后看去一个男人正在慢慢往你那边走

他拿着满是血的刀子

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了下来

嘴里还念叨着几句话

“对不起 对不起 我应该陪你的

我爱你,真的,我爱你但是我没有勇气”


你并不害怕你只是看着他靠近自己

他慢慢举起刀,然后砍了下去

你躲开了,你也迅速的拿出小刀正中他的眉心

他倒下来了,你拍了几张照片便离开了现场



几天后


你发布了新的小说,名字叫“扭曲的爱”


———————————————————————

这次我是用第一人称来写文下次我会以第三人称


小说家的资料


名字:Ryan

性别:男

职业:小说家

职业装备:相机,笔记本,小刀和电击棒


“期待属于你的好故事”


“城市的角落很危险也很精彩”


“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好吗”

modifytale通知

modifytale之后会进行重置与调整


因为我发现我想要展现的角色与我之前的文章非常糟糕,所以我会做角色的调整和剧情的重置


我也会开始写一些原创或者乱七八糟的东西


以及感谢你看到这里

修改传说 第八集 新的朋友

delete:哈!

ink:!!! delete你干嘛呢!

modify:好了,好了别吵了,delete你别打扰ink好吗

好了ink你继续看吧

ink:好


君:第三章继续


delete:chara几天不见变化挺大的吗~


*chara听出了他的挑衅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modify&portor:你干嘛 不是说要友善一点吗)


chara: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之前要这么说了


delete:哦,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呢


chara:因为你知道这个实验的残酷和痛苦,这个时候绝望的人非常脆弱,会回应着所有友好,所以你想要在那个时候接近我们对吧


delete:你很聪明呢~也很会洞察人心


*sans挑衅的笑容更深了


delete:你知道吗,你的脑子让我很佩服你但是,你知道的这种脑子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他们要的只是你们的决心而已,你知道的,对吧?


chara:知道又怎样,何况我这种脑子又不是没有用处你不是也一样吗,靠着这种脑子才能在在这所实验室里到处走动,不是吗?


portor:你怎么知道实验品只能在房间里面,这里只有我们三个是实验品,这里除了我们都是需要决心实验的病人,你能明白决心实验到底帮了多少人和怪物活下去吗,然后他们活下去的代价是我们的痛苦但是他们会在意吗,不会,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是只是一个失败品你们也只是你们是没人要的孩子,不是吗。


chara:你的情报工作做到不错吗


*sans走过来了


portor:那是当然的,谁不会好好利用自己的能力


*sans把门打开了


*sans走到了你旁边


modify:frisk没事吧?


chara:还是不行


portor:你知道为什么frisk会变成这样的吗


*chara摇了摇头


portor:因为frisk的决心比你强大所以比你更适合进行决心实验,但是你会作为时间线实验的实验品,但是关于时间线的实验我还没打听到情报。


*sans看着你什么都没说


delete:所以你能给我什么


chara:啥


delete:你觉得我真的会免费给你这些情报吗?


chara:拜托,这些情报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好吗?

而且谁知道你会不会坑我


modify:这你不用担心,我要的,对你有好处没坏处


*chara好像不是那么警觉了


modify:所以我要的只是几个朋友而已“真正的朋友”


*sans笑的很温暖但是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modify:反正我如果知道一些你想要的情报的话,我都会如告诉你的,所以再见了“朋友”


*sans走了


(之后他们就经常见面也慢慢熟悉起来了,接下来是过程)


(第一天)


modify:hi 朋友


chara:........滚


frisk:chara!


(事后被告知所有事情的frisk现在非常迷茫)


(第十天)


delete:汉堡要不要?


frisk:你哪来的?!


delete:偷的


chara:只有汉堡吗?


delete:我还拿了薯条和可乐你要不要?

对了,我看到汉堡旁边有一些巧克力所有我就拿过来了你要不要?


chara:给我吧


frisk:你们.....算了,给我薯条吧……


(很久很久以后)


chara:臭小子!偷什么东西了,上交!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

君:我回来更新了!


delete:说吧,你多久没更新了


potor:说吧,你还有多久才能完结


君:大概下辈子吧


(我有脑洞但什么时候会变成文大概是下辈子的事了……)


modify:你已经换了很多种写作方式了,你到底决定好了没。


君:没有

修改传说 第七集 故事

ink:modify,modify,modify!

modify:!

本来好好的发着呆的modify被突然出现的ink吓倒了

modify:ink你来干什么

ink:找delete听故事的

modify:你也真是直接,delete在copy里面

ink:找delete之前我有问题想问你

听到这话的modify立刻态度转变

modify:说

ink:我想问的问题是关于创造者还有各种空间的事情

你能告诉我吗?

modify:..........

ink: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的AU为什么会被毁掉”应该不是error做的吧

modify:....首先请问为什么你想知道这些事情呢ink,嗯让我猜猜....喔是因为你很好奇被“创造者”给予权限的“我”的故事吗还有关于创造者的事情你不是应该比我还要清楚,不是吗,

或者说是你想要知道的是关于比就特别的创造者对吗”

ink:你说的没错但是我先说一件事每个创造者都很特别

但是的确不是每一个创造者都会给他们的角色给予权限”

modify:就知道你会说类似的话”

 ink:所以你打不打算告诉我你的故事

modify:........好吧...去copy

ink:为什么

modify:为了我的故事

(copy里)

delete:艹,这游戏也太难了吧

modify:所以别玩了,帮我一个忙

delete:哦modify你回来了,好,你的等一会我马上就好

delete难得的放下了游戏机,走了过来

delete:所以怎么了?

modify:我们的故事背景,记得吗,找到它们

delete:哦知道了这他妈麻烦

modify和delete找在一个房间里了找了一会后

delete:找到了,给你

modify:谢了兄弟,ink给你

ink接过了文章

modify:所以要在ink把这些东西看完之前

来一场游戏吧,ink你看完了记得叫我们

ink:好

ink默默的看起了这些文章,他本来可以在涂鸦世界里面找到的但是他找不到,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只能在这里找故事背景了

(君:第一章和第二章在第六和第五集)

君:第三章开始!


protor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他陪伴他们度过最艰难的时光,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又多了两个新朋友,事情是这样的,是在他们可以在实验室中随意走动,以后他们看到g带着两个人类小孩来到实验室,modify好奇的跟了上去,在g把她们

(注意我这里是男chara女frisk明白了吗)

带到房间之后modify才上去打招呼

modify:你们好,你们是新来的吗

(心想:是一男一女阿,那个男生好像很不欢迎我)

frisk:你好我叫frisk他叫chara,没错我们是新来的

modify:我叫sans,请问你们是来实验室干什么的呢

frisk,chara:。。。

(心想:他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我想我知道了)

modify:呵,我想你们跟我一样对不对?

frisk,chara:!

modify:你们应该听g说过我的,对吧

chara:当然

(protor:我有办法了,想要新朋友吗?delete:什么意思?portor:等会你就知道了)

portor:先生请不要对我这么有意见,可以吗,我们都一样,好吗,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对你们很好奇,我也想对你们表达友好,虽然我觉得你们过几天就会接受我了

chara:你什么意思?

protor:你过几天就知道了

他们走了

(几天后)

modify看到正在安抚frisk的chara

(protor:可以过去了,表现得友好一点)

———————————————————————

君:结束了!


protor:我们的故事背景到现在都没有讲完,你的速度是有多慢阿


君:有讲就不错了,这又不是ask,背景讲那么清楚干嘛这是类似小说的鬼东西


delete:这他妈连小说都不是


君:我他妈都说“类似”小说了,好吗,而且我们现在是在类似聊天的时候,现在吵架他妈的有意思吗!


突然换一种语气


君:好了,我们现在已经结束了拜拜


modify:语气换的挺快的,还有你们别吵,对了拜拜

修改传说 第六集 我的守护者

这天modify在白色空间但是delete在copy里打游戏。

这时候modify好好的看着蓝色屏幕但是就是

静不下心了,蓝色屏幕没了,modify坐在地上以后开始回忆过去

过去一直被自己的父亲一次次的推到手术台上

一次次的作为沙包的时候真的非常难受即使有delete的陪伴

之后终于有一次他们做梦,梦到黑色空间的时候

在那里modify和delete终于忍受不了孤独和药物带来的痛苦


他们哭了


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他们听到了一个声音说

“别哭了,我在这里,一切都会没事的”明明是一个非常客套的安慰但是却让他们很安心。说完那个声音静静地抱着他们。

从那天开始只要是有关于药物和手术台的实验

modify和delete就会失去意识,醒来以后那个声音就会说

“没事的,我会保护好你们的,所以放心吧,?你问我是谁,喔我想想 哦我是你们的protector”

modify和delete喜欢叫那个声音为protor,那个声音好像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对modify和delete来说protor非常厉害

他可以在delete战斗的时候教他正确的战斗方式虽然有时候他会直接进入影响战斗差不多是在要delete受伤的时候。

而且只要modify和delete想要,他就可以做到比如有一次

delete说“好无聊,好想出去玩”

delete怎么说的时候protor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在一次实验过后protor跟modify和delete说

“不是说想出去玩吗,走吧”

“ ?”

“怎么了?”

“我们可以出去?”

“对啊!”

“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走!”

protor直接控制身体走了

走到门口以后守门的真的放他们走了

那天是他们第一次去到外面,他们玩的很开心

modify和delete不知道protor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protor真的很厉害

有了protor之后他们都可以在实验室里随意走动了

那也是他在冰冷的实验室中最开心的时光

(回忆结束)

———————————————————————

modify:结束了?


君:结~束~了~


delete:怎么了?看你样子心情不好?


君:最近给一个喜欢的大大留言结果被误会了

早知道就不留言了继续潜水多好,

我什么都不怕就怕这个了


modify:这个我们就帮不了了


protor:终于知道你怕什么了哈哈哈哈


delete:哈哈哈哈,来来来 给你个抱抱安慰一下真的只有一下哈哈哈哈


君:好~后~悔~阿


protor:哈哈哈哈哈哈😂


delete: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着已经笑到不能自己的两个骷髅心里直骂娘

而且你别看modify什么都没说其实他

一直在忍住不笑出声


君:你们怕不是想气死我

修改传说 第五集 回忆

“modify,我... delete?”

“早安 ink 你来干嘛呢”

“我来找modify”

“modify在thinks里你找他干嘛”

“问他几件事情,话说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看着ink那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真是难熬

“什么事?”

“你是谁?,或者说你是什么?”

“为什么这么问?”

“你知道为什么“

“好吧,你可真是我为难,我说你为什么想知道”

“好奇”

“怎么可能”

“听着我只想要一个你的故事”

“........算了,反正跟你讲也没差,坐下听故事”

“好”

“我先回答你的问题,“我是什么”我只是modify的一个人格而已,“我是谁”我是modify的朋友之一,所以你想听的是“我”的故事还是“我们”的故事”

这个时候modify回来了

“D我回来了,ink你来了,你们在说什么呢”

“ink想知道我们的故事”

“是吗”

听完D说的话后modify就一直看着ink

“对了D你不是有东西要给ink看的吗”

“对哦ink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好”

等delete走了以后modify对ink说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要去做事,D马上就会回来的东”

“好”

等modify离ink很远以后

“你还想偷听多久”

modify说完之后error就出来了

“听完你和D的故事”

“你什么时候怎么八卦了”

“你也一样,你什么时候来偷听的”

“ink来了的时候我就在听了,那你呢?”

“差不多”

“所以你也想知道对不对”

“不想”

“非常不意外”

“我只有一个问题“之一”是什么意思 不只有你和他

对不对”

“你的问题真的很讨厌”

“所以,答案呢?”

“下次吧,我没有心情”

然后modify就走了完全不给error说话的机会

error也开传送门继续偷听了

modify也回忆起来了

同时delete也回来了继续着他们的故事

在modify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很幸福,美好还虚伪,g是他的父亲或者说是创作modify的怪物。在这里人类和怪物的关系非常好,非常和平........虚伪,人类和怪物为什么没有战争当然是因为人类得到了好处没有别的愿因,人类在核心上获得巨大的好处,然后一直不断地逼迫怪物。

sans是决心实验的小白鼠同时也是高压训练的沙包

sans是被g创作出来的,sans被创作出来的目的非常简单【我们需要一个小白鼠】,sans有个兄弟叫

papyrus,和sans不一样的是他不是小白鼠他是g的

儿子。

delete是sans第一次作为沙包的时候分裂出来的人格

那个时候sans真的以为自己会死但他没有。

(回忆结束)

“D,干什么呢”

“讲故事,还没讲完呢”

modify一直看着ink的眼神好恐怖

ink说

“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

“好,下次继续”

“拜拜”

———————————————————————

在delete讲故事的时候modify去那了呢

君:所以这就是你来的原因

modify:对

君:对了,我准备开一个新系列,你觉得怎么样

modify:你把这个完结在说吧

君:好吧

修改传说 第四集 朋友?

“嘿,垃圾 这个游戏不好玩,换一个。”

error一脸不耐烦地说着。

“好,想换就换。”

这个时候ink跑了过来说

“modify你看,你的和D的画作我给你改好了。”

“谢谢”

别问我为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事情是这样的

modify和ink聊一会儿天把error放在那里好一会儿等

error冷静下来后modify带他们到家里其实除了白色空间以外modify还有一个房子或者说是空间,空间的名字是copy。

在copy里什么东西都有但是modify还是比较喜欢在白色空间里。

事情是这样的,在modify带着error和ink到copy以后本来想去做点吃的东西的modify看着一进来就被自己喜欢的和感兴趣的东西给吸引住的ink和error。

error看着copy里面的xbox和任天堂的游戏机和游戏光盘还有桌子上的巧克力。

ink看着一个电脑桌上的画作和电脑上的关于创作的所有东西。

modify看着他们说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别客气”

然后error很不客气的拿着游戏机和巧克力的。

但是ink问modify

“这些都是你的吗?”

“不,这些是delete和....对是他的,但是那个画作有一部分是我的。”

“delete?是那个帮我们的骷髅吗”

“对,没错是他,他大概马上就回来了。”

“他去那里了?”

“他在名叫thinks的空间”

“ ?”

“打个比方,比如现在我们在名叫copy的空间跟它的

名字一样在这里的东西都是因为存在过所以如果我想它们就在这里然后thinks也是一样的可以把想要和想法都变成真的,但和copy不同的是thinks不能把想出来的东西永远的放在哪儿,只能在那里两天而已。

听懂了吗?”

modify看着从头到尾一直在记录的ink和假装在打游戏吃巧克力现实在很认真地听他说话的error,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在这个时候delete回来了!

delete:我回来了!


modify:你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delete:你怎么知道?


modify:去了那个AU?被发现了吗?


delete:没有


modify:那就好


ink:你好


error:.......


error一声不吭地玩着游戏机


delete:你好,等一下,我的游戏机!


modify:怎么了?

之后他们为了游戏机的事吵起来了

没错就是这样子之后ink和error经常来着


———————————————————————

modify:解释完了吗你。

君:ok了

君:你这算是有朋友了,对吧?

modify:朋友?

modify:大概吧

修改传说 第三集 融合

modify sans瞬移 到龙骨炮上面他一手拿着【修改】按钮一手在眼前的蓝色荧幕和键盘上飞速的打着字。

正当ink和error疑惑的时候他们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蓝色的屏幕上面写着{拷贝成功}

error和ink突然一起看着modify sans事实证明,他们的预感是正确的因为modify sans正在惊奇的看着手上的墨水还有把玩着手上的蓝线。

这让他感到非常高兴。

怀念的战斗方式这让他非常兴奋也是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战斗过了而且没过多久他们战争也开使了。

本来平静的白色的空间里现在只有龙骨炮划破空气的声音还有一些骨刺从地下冒出来的一些声音。

好吧 他的确很兴奋不管是怀念的战斗方式还是得到的新技能而且这让想起了什么。不管怎么样他的样子已经很接近(融合)了。

ink和error也发现他的气场变了。ink和error也算战斗经验丰富的所以他们肯定能感觉得到。modify自己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无法控制(融合)他现在大脑一片混乱。他感觉得到他的身体被另一个意识给接管了。


可是 要我说虽然战斗十分精彩,但是够了。


突然modify sans发现自己的意识已经回到身体里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跟AU的守护者与毁灭者打得不可开交了。他感觉自己必须整理好情况后再说。

然后他说了

“好吧该结束了。”

随后战斗并以modify sans用error的蓝线把他们捆起来的方式结束了。

“好的 现在正式的自我介绍 你好 我叫modify sans算是一个旁观者还有非常抱歉,刚开始的时候想要删除你们的记忆。

“艹,你现在用着我的能力把我捆起来还特么认真的做正自我介绍。”

“是的 怎么了吗?”

“我...”

error看起来已经很生气了ink看着error觉得他好像有点情绪反常。ink说

“error冷静冷静,啊 你好 我叫ink他叫....”

“你们不用自我介绍了我知道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为什么在这里还有我现在正式道歉。为我刚刚的行为道歉。”

“所以你能把我们放下来了吗?”

“这个倒是不行我怕我们的毁灭者大人一个情绪激动就又打起来了。”

“那你能把我放下来吧。”

“好,可以。”

艹,我呢!”

“先不管了。”

“对。”

这样算是认识ink和error了吧?

不过谁知道呢。

————————————————————

好的,我来把这个融合拿出来讲一下。

这个融合是D和modify产生出的那个人格。

还有D也是一个人格。

对了关于D和modify的故事

就以后再讲了。

“对了modify你觉得有“人”格称呼真的好吗?”

“不好。”

“你觉得用什么好。”

“拜托,我可是个很有“骨”气的“骨”头,好吗,当然要用“骨格”来称呼呀。”

“modify你知道这样很难笑出来吗。”

“拜托也没什么坏”

修改传说 第二集 【修改】

“ ?”

就在ink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旁边出现了橙色的按钮但是上面写的不是【重置】,而是【修改】就在ink瞪大了眼睛看着按钮的时候。modify sans碰了一下按钮随后整个世界变成黑色。ink还有error完全动不了身体上的资料也全部显示出来后还出现了一堆按钮。他售后他按下了

【记忆】

【编辑】

他打算把ink和error的记忆从感觉到他的存在到现在到的记忆全部【删除】正准备按下【完成】的时候。

一个红色影子的骷髅出来了他对modify sans说

“好不容易有人(骨)来了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你什么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偷偷把情绪抑制器。搞坏的对不对,就为了有人来陪你玩。”

“......”

“你也不要怎么看着我 D 我....

哦...我知道了,你是看腻了

AU 想要和他们接触了对不对”

“ !”

modify看着自己眼前的完成,默默的叹了口气。然后按上旁边的取消。

“!!!”

“好吧我不会删除他们的记忆的我也会尝试和他们做朋友的开心了吧。”

“谢谢modify你最好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D离开后

modify很像看着麻烦一样看着离自己很远ink和error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有个激光已经瞄准自己如果不是顺移的快不然早就变成灰了。看着充满敌意的

error modify sans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对着error说

“嘿 兄弟冷静我没有任何敌意”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为什么不呢?”

ink看着已经打起来的两个骨头选择加入战争。

modify看着他们选择现在让他们安分点再说。

————————————————————-

好了,modify的能力知道是什么了吧

下一集会更仔细的讲述modify的能力的

修改传说 第一集 两只奇怪的骨

正片开始了

可能有严重的ooc如果不好的话直接说出来。我会接受的。

---------------

当modify sans刚刚才发泄完情绪的时候突然一个传送门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一个充满乱码的传送门。
sans从吓到的表情变成疑惑然后平静。然后传送门先后下来了两个骷髅了。疑惑的你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他们是谁他们算是AU世界的风云人物了 ink和Error。可是让你震惊的是他们可是死对头呀,不可能会好好的。但是习惯了看一些cp文章与18+文章的delete。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还觉得有戏。modfiy sans

只用嫌弃的表情来回答。

(error视角)
只不过是在看肥皂剧之下的error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又陌生的存在。正准备去查看的时候。ink突然过来准确的说是掉下来的。

error非常肯定。是刚刚那个存在让他过来。而且肯定是感受到就过来,因为他不小心把传送门的位置锁定在他的头顶还砸到error。虽然error本来打算开打。但是刚刚那个存在,真的很恶心。
所以他确定忘掉刚刚发生的事情决定问ink怎么回事。“ink你是感觉到什么才来的对不对?”error怎么问着。

ink听到error这么说的时候。本来正在吃痛的揉着脑袋的ink瞬间跳起来说着“你也感觉到了?”ink这样问着。

error一脸看到智障的表情”我也感觉到了,没错所以你要一起来嘛。“听到这个ink激动得差点吐出来error看到ink那么激动,嫌弃地看着他。 ink仿佛感受到嫌弃的眼神整理好情绪就说“为什么呀?”虽然是签订的休战协议但是他们的关系也没好多少。所以当下ink还是很疑惑的。

error知道ink为什么这么问而且error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好,你别去了。”

“不,我去,我去。”

ink听到error这么说以后连忙说去虽然ink有很多问题但看起来只能先不提了。

(error视角结束)

modify sans看着他们气氛非常尴尬。

最终是ink打破沉默说着

“你好 我叫ink你是谁 你为什么在这?”

“你不会知道了。”